郑铁峰论诗:百年歌自苦未见有知音

发布时间:2021-05-10 03:46:36 来源:xpj线路检测app

郑铁峰论诗:百年歌自苦未见有知音
 

  有幸读到著名作家唐樱的近作《大诗人杜甫笔下的湘江古镇群,竟是这番模样》一文,深有感触。文章以穿越的笔法、细腻的笔触、感人的笔意描述了老病悲凉的杜甫在湖南度过的寂寞晚年,点点滴滴,感人至深。不由得让我一头扎进浩瀚而厚重的历史,沿着湘江、沿着杜甫的足迹去寻拾这位伟大的诗人在他人生的最后两年多时间里所写的诗篇。

  唐大历三年(公元768年),无家可归的杜甫,不顾“天地干戈满,江湖行路难”,千里迢迢从蜀中来到湖南,准备经潭州投奔年轻时在郇瑕(今山西临猗南)相识的旧友、当时任衡州刺史的韦之晋。开始了人生中最后的一段坎坷历程。于是,湖南有幸迎来了这位千古诗圣。杜甫在湘江边留下了数十首不朽诗作,既向世间展示了他那悲怆复杂的内心世界,又为后人记录下了唐代湖南的独特风貌。

  夜闻觱篥沧江上,衰年侧耳情所向。邻舟一听多感伤,塞曲三更欻悲壮。积雪飞霜此夜寒,孤灯急管复风湍。君知天地干戈满,不见江湖行路难。

  大历三年杜甫离开公安到达岳州时作,寒夜孤灯,霜雪飘零,愁思顿生。诗人感叹国家多难,自伤漂泊江湖之苦况。

  昔闻洞庭水,今上岳阳楼。吴楚东南坼,乾坤日夜浮。亲朋无一字,老病有孤舟。戎马关山北,凭轩涕泗流。

  杜甫自四川出三峡,泛舟江汉,先登临洞庭湖畔的天下名楼岳阳楼,写下“吴楚东南坼,乾坤日夜浮”的著名诗句,然后行船入湘江,来到已属潭州北界的乔口。

  漠漠旧京远,迟迟归路赊。残年傍水国,落日对春华。树蜜早蜂乱,江泥轻燕斜。

  挂帆早发刘郎浦,疾风飒飒昏亭午。舟中无日不沙尘,岸上空村尽豺虎。十日北风风未回,客行岁晚晚相催。白头厌伴渔人宿,黄帽青鞋归去来。

  此诗为大历三年往岳州途中作,写景抒情,叹老客漂泊的悲苦,诗末有归隐之意。

  这位饱尝颠沛流离、孤独老病之苦的诗人,是怀着凄凉哀伤的情感进入潭州(长沙)的。随着舟行湘江,目睹朝辉夕阴,山市晴岚,他又吟咏起湖南的民俗风情和自然界的无穷美景,表达了对美好生活的向往:

  湖阔兼云雾,楼孤属晚晴。礼加徐孺子,诗接谢宣城。雪岸丛梅发,春泥百草生。敢违渔父问,从此更南征。

  春岸桃花水,云帆枫树林。偷生长避地,适远更沾襟。老病南征日,君恩北望心。百年歌自苦,未见有知音。

  南岳配朱鸟,秩礼自百王。欻吸领地灵,鸿洞半炎方。邦家用祀典,在德非馨香。巡守何寂寥,有虞今则亡。洎吾隘世网,行迈越潇湘。渴日绝壁出,漾舟清光旁。祝融五峰尊,峰峰次低昂。紫盖独不朝,争长嶪相望。恭闻魏夫人,群仙夹翱翔。有时五峰气,散风如飞霜。牵迫限修途,未暇杖崇冈。归来觊命驾,沐浴休玉堂。三叹问府主,曷以赞我皇。牲璧忍衰俗,神其思降祥。

  洞庭犹在目,青草续为名。宿桨依农事,邮签报水程。寒冰争倚薄,云月递微明。湖雁双双起,人来故北征。

  水宿仍馀照,人烟复此亭。驿边沙旧白,湖外草新青。万象皆春气,孤槎自客星。随波无限月,的的近南溟。

  肃肃湘妃庙,空墙碧水春。虫书玉佩藓,燕舞翠帷尘。晚泊登汀树,微馨借渚蘋。苍梧恨不尽,染泪在丛筠。

  在诗人的笔下,那盈盈一江春水,灿灿两岸春光,巍峨南岳山,绝壁祝融峰构成了秀丽旖旎的江南风光和令人陶醉的湘江景致。

  一天午后,杜甫在船中忽然见到左岸房舍密集,烟雾缭绕,经船夫打听,此处叫“铜官渚”,曾是楚国铸钱之地,现设有制陶的官窑,出产上好的陶器。杜甫连忙叫船夫系缆落帆,拄杖走向山野。当时正当春播季节,丘冈地上,这边一团团火,那边一洼洼水,农夫们正忙着水耕火溽。目睹此景,杜甫在诗中写道:

  不夜楚帆落,避风湘渚间。水耕先浸草,春火更烧山。早泊云物晦,逆行波浪悭。飞来双白鹤,过去杳难攀。

  几经漂泊,小舟进入了长沙城,杜甫嘱咐船夫绕过桔子洲头,到河西古渡登岸,径直来游岳麓山。在古麓山寺前,杜甫发现一座巨碑是阔别二十多年的故友李邕撰文并书写的。进入古寺殿堂,他又读到五十年前著名诗人宋之问的题壁诗,字迹依稀可辨,诗中的忧愤也清晰可感,这些引起了杜甫意外的惊喜与感慨。

  玉泉之南麓山殊,道林林壑争盘纡。寺门高开洞庭野,殿脚插入赤沙湖。五月寒风冷佛骨,六时天乐朝香炉。地灵步步雪山草,僧宝人人沧海珠。塔劫宫墙壮丽敌,香厨松道清凉俱。莲花交响共命鸟,金榜双回三足乌。方丈涉海费时节,悬圃寻河知有无。暮年且喜经行近,春日兼蒙暄暖扶。飘然斑白身奚适,傍此烟霞茅可诛。桃源人家易制度,橘洲田土仍膏腴。潭府邑中甚淳古,太守庭内不喧呼。昔遭衰世皆晦迹,今幸乐国养微躯。依止老宿亦未晚,富贵功名焉足图。久为野客寻幽惯,细学何颙免兴孤。一重一掩吾肺腑,山鸟山花吾友于。宋公放逐曾题壁,物色分留与老夫。

  诗中极力描摹山寺宫墙的壮丽,松道的清凉,以及莲池金榜和宏门高殿,结句意思是重重掩掩的山林是我的肺腑,山鸟山花是我的朋友弟兄,宋之问放逐岭南路过这里曾赋诗题壁,但他还留了一份景色给我歌咏。直到今天,这首诗中的联句“寺门高开洞庭野,殿脚插入赤沙湖”仍题刻在麓山寺观音阁前的檐柱上,成为描绘这座古寺的千古绝响。

  离开长沙,杜甫逆水来衡州投奔韦之晋,不料到了衡州才知道不久前韦之晋已调任潭州刺史,两人恰于途中错过。于是杜甫复又匆匆赶回长沙,韦之晋却不幸在日前暴卒,这使杜甫陷入深深的困境之中。他只得暂栖江上的小舟之中,有时暂住在江边的阁楼之上。生活没有着落,他只能靠奉赋赠诗取得一些接济度日,这种艰难的日子,使年老的杜甫心情倍增愁闷。

  客子庖厨薄,江楼枕席清。衰年病只瘦,长夏想为情。滑忆雕胡饭,香闻锦带羹。溜匙兼暖腹,谁欲致杯罂。

  我衰太平时,身病戎马后。蹭蹬多拙为,安得不皓首。驱驰四海内,童稚日糊口。但遇新少年,少逢旧亲友。低颜下色地,故人知善诱。后生血气豪,举动见老丑。穷迫挫曩怀,常如中风走。一纪出西蜀,于今向南斗。孤舟乱春华,暮齿依蒲柳。冥冥九疑葬,圣者骨亦朽。蹉跎陶唐人,鞭挞日月久。中间屈贾辈,谗毁竟自取。郁没二悲魂,萧条犹在否。崷崒清湘石,逆行杂林薮。篙工密逞巧,气若酣杯酒。歌讴互激远,回斡明受授。善知应触类,各藉颖脱手。古来经济才,何事独罕有。苍苍众色晚,熊挂玄蛇吼。黄罴在树颠,正为群虎守。羸骸将何适,履险颜益厚。庶与达者论,吞声混瑕垢。

  这是杜甫大历四年自岳入潭时作,诗先自伤老病漂泊,寂寞凄凉。次写吊古伤今,有人生代谢之叹。末记水上行舟,触景生愁,结出遣怀。可见诗人晚年旅况益艰,都为抑郁悲伤之语。

  自蒙蜀州人日作,不意清诗久零落。今晨散帙眼忽开,迸泪幽吟事如昨。呜呼壮士多慷慨,合沓高名动寥廓。叹我凄凄求友篇,感时郁郁匡君略。锦里春光空烂熳,瑶墀侍臣已冥莫。潇湘水国傍鼋鼍,鄠杜秋天失雕鹗。东西南北更谁论,白首扁舟病独存。遥拱北辰缠寇盗,欲倾东海洗乾坤。边塞西蕃最充斥,衣冠南渡多崩奔。鼓瑟至今悲帝子,曳裾何处觅王门。文章曹植波澜阔,服食刘安德业尊。长笛谁能乱愁思,昭州词翰与招魂。

  诗人老病怀旧,追忆高适赠诗,叹其生前慷慨,亡后寂寞。既酬高适,又叹自己身处飘萍孤寂落寞,兼叙悼念之情。

  君不见黄鹄高于五尺童,化为白凫似老翁。故畦遗穗已荡尽,天寒岁暮波涛中。鳞介腥膻素不食,终日忍饥西复东。鲁门鶢鶋亦蹭蹬,闻道如今犹避风。

  但就在这样的困境中,杜甫也没有仅仅悲伤自己的身世际遇,而是更心忧天下,情系苍生。他写人民的疾苦,写吐蕃侵于外,藩镇骄于内,写战争的残酷,写与死于战乱的百姓相比,自己尚有一舟可以栖身洗濯。

  岁云暮矣多北风,潇湘洞庭白雪中。渔父天寒网罟冻,莫徭射雁鸣桑弓。去年米贵阙军食,今年米贱大伤农。高马达官厌酒肉,此辈杼轴茅茨空。楚人重鱼不重鸟,汝休枉杀南飞鸿。况闻处处鬻男女,割慈忍爱还租庸。往日用钱捉私铸,今许铅锡和青铜。刻泥为之最易得,好恶不合长相蒙。万国城头吹画角,此曲哀怨何时终?

  客从南溟来,遗我泉客珠。珠中有隐字,欲辨不成书。缄之箧笥久,以俟公家须。开视化为血,哀今征敛无。

  此诗作于大历四年,诗讽刺朝廷的横征暴敛,表现出诗人对时政和民生疾苦的关怀。

  我丈时英特,宗枝神尧后。珊瑚市则无,騄骥人得有。早年见标格,秀气冲星斗。事业富清机,官曹正独守。顷来树嘉政,皆已传众口。艰难体贵安,冗长吾敢取。区区犹历试,炯炯更持久。讨论实解颐,操割纷应手。箧书积讽谏,宫阙限奔走。入幕未展材,秉钧孰为偶。所亲问淹泊,泛爱惜衰朽。垂白乱南翁,委身希北叟。真成穷辙鲋,或似丧家狗。秋枯洞庭石,风飒长沙柳。高兴激荆衡,知音为回首。

  尝读唐实录,国家草昧初。刘裴建首义,龙见尚踌躇。秦王拨乱姿,一剑总兵符。汾晋为丰沛,暴隋竟涤除。宗臣则庙食,后祀何疏芜。彭城英雄种,宜膺将相图。尔惟外曾孙,倜傥汗血驹。眼中万少年,用意尽崎岖。相逢长沙亭,乍问绪业馀。乃吾故人子,童丱联居诸。挥手洒衰泪,仰看八尺躯。内外名家流,风神荡江湖。范云堪晚友,嵇绍自不孤。择材征南幕,湖落回鲸鱼。载感贾生恸,复闻乐毅书。主忧急盗贼,师老荒京都。旧丘岂税驾,大厦倾宜扶。君臣各有分,管葛本时须。虽当霰雪严,未觉栝柏枯。高义在云台,嘶鸣望天衢。羽人扫碧海,功业竟何如。

  白日照舟师,朱旗散广川。群公饯南伯,肃肃秩初筵。鄙人奉末眷,佩服自早年。义均骨肉地,怀抱罄所宣。盛名富事业,无取愧高贤。不以丧乱婴,保爱金石坚。计拙百僚下,气苏君子前。会合苦不久,哀乐本相缠。交游飒向尽,宿昔浩茫然。促觞激百虑,掩抑泪潺湲。热云集曛黑,缺月未生天。白团为我破,华烛蟠长烟。鸹鹖催明星,解袂从此旋。上请减兵甲,下请安井田。永念病渴老,附书远山巅。

  大历四年夏作,感叹聚散无常,望友人为国靖乱,表现了诗人在老病中仍时刻不忘国事的家国情怀。

  (一)人生贵是男,丈夫重天机。未达善一身,得志行所为。嗟余竟轗轲,将老逢艰危。胡雏逼神器,逆节同所归。河雒化为血,公侯草间啼。西京复陷没,翠盖蒙尘飞。万姓悲赤子,两宫弃紫微。倏忽向二纪,奸雄多是非。本朝再树立,未及贞观时。日给在军储,上官督有司。高贤迫形势,岂暇相扶持。疲苶苟怀策,栖屑无所施。先王实罪己,愁痛正为兹。岁月不我与,蹉跎病于斯。夜看丰城气,回首蛟龙池。齿发已自料,意深陈苦词。

  (二)邦危坏法则,圣远益愁慕。飘飖桂水游,怅望苍梧暮。潜鱼不衔钩,走鹿无反顾。皦皦幽旷心,拳拳异平素。衣食相拘阂,朋知限流寓。风涛上春沙,千里侵江树。逆行少吉日,时节空复度。井灶任尘埃,舟航烦数具。牵缠加老病,琐细隘俗务。万古一死生,胡为足名数。多忧污桃源,拙计泥铜柱。未辞炎瘴毒,摆落跋涉惧。虎狼窥中原,焉得所历住。葛洪及许靖,避世常此路。贤愚诚等差,自爱各驰骛。羸瘠且如何,魄夺针灸屡。拥滞僮仆慵,稽留篙师怒。终当挂帆席,天意难告诉。南为祝融客,勉强亲杖屦。结托老人星,罗浮展衰步。

  此诗是大历四年春自潭州上衡州时作。其一写丈夫处世应行己志,胸怀家国,然而世乱艰危,诗人遭遇坎坷,岁月蹉跎,有志难酬,情感深沉。其二叙行踪,记诗人舟行漂泊之苦,情感凄婉,愁苦,表现了诗人独善其身的理想。

  唐代宗大历五年(公元770年),臧玠在潭州作乱,杜甫又逃往衡州,原打算再往郴州投靠舅父崔湋,但行到耒阳,遇江水暴涨,只得停泊方田驿,五天没吃到东西,幸亏县令聂某派人送来酒肉而得救。

  江上人家桃树枝,春寒细雨出疏篱。影遭碧水潜勾引,风妒红花却倒吹。吹花困癫傍舟楫,水光风力俱相怯。赤憎轻薄遮入怀,珍重分明不来接。湿久飞迟半日高,萦沙惹草细于毛。蜜蜂蝴蝶生情性,偷眼蜻蜓避百劳。

  此时诗人已入晚年,为世所弃,漂泊江湖,孤苦寂寞,写风雨落花,寄托了无限辛酸。

  我之曾祖姑,尔之高祖母。尔祖未显时,归为尚书妇。隋朝大业末,房杜俱交友。长者来在门,荒年自糊口。家贫无供给,客位但箕帚。俄顷羞颇珍,寂寥人散后。入怪鬓发空,吁嗟为之久。自陈翦髻鬟,鬻市充杯酒。上云天下乱,宜与英俊厚。向窃窥数公,经纶亦俱有。次问最少年,虬髯十八九。子等成大名,皆因此人手。下云风云合,龙虎一吟吼。愿展丈夫雄,得辞儿女丑。秦王时在坐,真气惊户牖。及乎贞观初,尚书践台斗。夫人常肩舆,上殿称万寿。六宫师柔顺,法则化妃后。至尊均嫂叔,盛事垂不朽。凤雏无凡毛,五色非尔曹。往者胡作逆,乾坤沸嗷嗷。吾客左冯翊,尔家同遁逃。争夺至徒步,块独委蓬蒿。逗留热尔肠,十里却呼号。自下所骑马,右持腰间刀。左牵紫游缰,飞走使我高。苟活到今日,寸心铭佩牢。乱离又聚散,宿昔恨滔滔。水花笑白首,春草随青袍。廷评近要津,节制收英髦。北驱汉阳传,南泛上泷舠。家声肯坠地,利器当秋毫。番禺亲贤领,筹运神功操。大夫出卢宋,宝贝休脂膏。洞主降接武,海胡舶千艘。我欲就丹砂,跋涉觉身劳。安能陷粪土,有志乘鲸鳌。或骖鸾腾天,聊作鹤鸣皋。

  白马东北来,空鞍贯双箭。可怜马上郎,意气今谁见。近时主将戮,中夜商於战。丧乱死多门,呜呼泪如霰。

  君不见潇湘之山衡山高,山巅朱凤声嗷嗷。侧身长顾求其群,翅垂口噤心甚劳。下愍百鸟在罗网,黄雀最小犹难逃。愿分竹实及蝼蚁,尽使鸱枭相怒号。

  在流寓湘江两岸的日子里,杜甫幸运地结识了一位新的朋友。他姓苏名涣,年轻时闯荡江湖,后考取进士官至御史“佐湖南幕”。苏涣虽身在官场,却独来独往,不交州府之客。一天,苏涣慕名来到江边访问杜甫,两人饮酒谈诗,极为融洽。苏涣的才气使杜甫十分赞赏,称他“方力素壮,辞句动人。”次日回味,仍似闻金石之声。杜甫特地提笔赋诗作记,说听苏涣之诗,感到天摇地动,胜过吃了灵芝,白发间生起黑丝,湘娥在帘外悲咽,精灵在江上飞舞。自从结识了苏涣后,杜甫与他过从甚密,引为患难之交,使寂寥的生活增添了生气。

  序:苏大侍御涣,静者也,旅于江侧,凡是不交州府之客,人事已绝久矣。肩舆江浦,忽访老夫舟楫,已而茶酒内,余请诵近诗,肯吟数首,才力素壮,辞句动人。接对明月日,忆其涌思雷出,书箧几杖之外殷殷留金石声,赋八韵记异,亦见老夫倾倒于苏至矣。

  庞公不浪出,苏氏今有之。再闻诵新作,突过黄初诗。乾坤几反覆,扬马宜同时。今晨清镜中,胜食斋房芝。余发喜却变,白间生黑丝。昨夜舟火灭,湘娥帘外悲。百灵未敢散,风破寒江迟。

  在长沙,杜甫还有一次意外的相遇。那天他在城边蹒跚行走时,竟遇见了大音乐家李龟年。李龟年是开元、天宝年间朝廷音乐机构“梨园”的首席乐师,因安史之乱而流落湖湘。杜甫少年寄寓洛阳姑母家中时,多次在歧王李范宅里和殿中监崔涤的府第听过李龟年的歌唱,没想到在长沙又能相见。甚是欣喜感慨。

  诗中包含了时代的动乱、国家的盛衰、人民的流亡和个人的悲欢。这首诗作于大历五年(公元770年),也就是杜甫在湖南去世的这一年,诗人和李龟年是多年前的老相识了,阔别重逢于山明水秀的湖南。本该极为高兴,却是相逢于“落花时节”,这四个字,既指实景,又将二人皆已衰老飘零,社会动荡时务凋敝都包含在其中。《江南逢李龟年》是杜甫晚年的代表作,也是他七绝的压卷之作。

  正如唐樱所写,李龟年和杜甫“一位是著名的歌唱家,一位是有着诗圣称誉的诗人,被命运作弄的两位文化巨人颠沛流离,在湘江边相逢。构成了当时的一张巨幅的文化画面,我们能在千年之后,阅读它,吟诵它,静静地倾听诗人的气息,是我们最大的幸运所在。”

  后来杜甫由耒阳到郴州,需逆流而上二百多里,这时洪水又未退,逆水行舟,何其难也!无奈便又改变计划,顺流而下,折回潭州,图谋北归。大历五年冬,杜甫在湘江中由潭州往岳阳的一条小船上去世。时年五十九岁。在风雨飘摇中,临死前也不忘用诗作来馈赠接济他的湖南亲友,写下了一代伟大诗人的绝笔:

  轩辕休制律,虞舜罢弹琴。尚错雄鸣管,犹伤半死心。圣贤名古邈,羁旅病年侵。舟泊常依震,湖平早见参。如闻马融笛,若倚仲宣襟。故国悲寒望,群云惨岁阴。水乡霾白屋,枫岸叠青岑。郁郁冬炎瘴,蒙蒙雨滞淫。鼓迎非祭鬼,弹落似鴞禽。兴尽才无闷,愁来遽不禁。生涯相汩没,时物正萧森。疑惑樽中弩,淹留冠上簪。牵裾惊魏帝,投阁为刘歆。狂走终奚适?微才谢所钦。吾安藜不糁,汝贵玉为琛。乌几重重缚,鹑衣寸寸针。哀伤同庚信,述作异陈琳。十暑岷山葛,三霜楚户砧。叨陪锦帐座,久放白头吟。反朴时难遇,忘机陆易沉。应过数粒食,得近四知金。春草封归恨,源花费独寻。转蓬忧悄悄,行药病涔涔。瘗夭追潘岳,持危觅邓林。蹉跎翻学步,感激在知音。却假苏张舌,高夸周宋镡。纳流迷浩汗,峻址得嵚崟。城府开清旭,松筠起碧浔。披颜争倩倩,逸足竞骎骎。朗鉴存愚直,皇天实照临。公孙仍恃险,侯景未生擒。书信中原阔,干戈北斗深。畏人千里井,问俗九州箴。战血流依旧,军声动至今。葛洪尸定解,许靖力还任。家事丹砂诀,无成涕作霖。

  杜甫在湖南留连了两年多,留下的近百首诗作是诗人生命的最后年月、也是他一生中最潦倒时刻的作品,因此大多是悲凉漂泊生活的写照,表现了他暮年远离政治中心落魄江湖而又心忧天下的伟大情怀。其中的一些诗篇生动地描述了当时湖南地区的风物人情和湘江两岸的秀丽景致,读来使人倍感亲切。登上今天的杜甫江阁,遥望江水长流,品诵诗人作品,我感受到了历史的沧桑,文人的悲怆,而正是这种沧桑和悲怆,象浩瀚的长河承载和推动着中华文化的朵朵浪花奔流不息。

  (作者简介:郑铁峰,1971年生于湖南宁乡,系中华诗词学会会员、湖南省诗词协会会员、长沙市岳麓区诗词楹联协会会长、岳麓区文联副主席、《岳麓诗韵》主编。)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上一篇:深山谁向石桥逢】 下一篇:“翠屏瀑水知何在鸟道猿啼过几重。落日独摇金策去深山谁向石桥逢。”的意思诗词全文作者是什么?
要闻推荐
350vip浦京集团

雪风 雪山滋养出的花海 天山雪菊

透过这片花海,拍天山,更有一番风味!对于新疆孩子来说并不 [详细]

“翠屏瀑水知何在鸟道猿啼过几重。落日独摇金

《送惠法师游天台,因怀智大师故居》是一首唐代诗词名家刘长 [详细]

3512 cc新萄京网址 更多